1. 首页
  2. 大麻词典
  3. 大麻二醇(CBD)

大麻二醇(CBD)

大麻二醇(Cannabidiol,CBD) ,大麻中的重要大麻素。提取自雌性大麻植株的毛状体内,呈现淡黄色树脂或结晶,是大麻中的非成瘾性成分,具有抗痉挛、抗焦虑、抗炎等药理作用。不同于四氢大麻酚(THC),单纯摄取CBD后不会让使用者感觉有快感,不会影响你的精神状态。相反,CBD提供了一个圆润,沉稳,和轻松的感觉,不会对任何神经认知系统产生丝毫影响。

CBD是众多地区推动大麻合法化的先锋

其中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经典案例便是2013年美国电视上播出的一则新闻。

新闻主角是一名患有重症癫痫患病儿童,夏洛特。在最后决定尝试用CBD做治疗前,夏洛特一周癫痫发作300次,每隔15分钟一次。在使用CBD油之后,一周仅发作一次。夏洛特妈妈佩姬–菲吉表示,如果没有医疗大麻,我不能想到自己能看到她和其他孩子一样在笑,在玩耍。自夏洛特的故事播出后,CBD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很多家庭开始搬迁到美国丹佛为自己生病的孩子寻求高CBD药用大麻治疗,甚至国家自几个世纪以来,开始改变他们的大麻政策,引入CBD的立法举措。

CBD的发现

早在1940年,CBD就由亚当斯(Adams)和托德(Todd)分别从墨西哥和印度大麻中同时分离得到,这比THC的发现早了大约20个年头。由于当时实验条件的限制,在对CBD结构的确定上出现了错误。直到1963年梅舒朗(Mechoulam)和舒沃(Shvo)才测定了其确切的化学结构,也就是目前通用的CBD结构。

大麻二醇(CBD)

此后,萨特威(Santavy)于1964年给出了CBD的立体结构并发表了其相关数据。琼斯(Jones)于1977年测定了CBD的晶体结构,报道了CBD的两种独立的立体结构。自此,人们对CBD的认知和研究才步入正轨。

CBD的医学价值

CBD在医疗领域的应用主要基于其对神经系统的保护作用。它遗传稳定、药动学性质良好, 科学家们通过对CBD结构的不断修饰,合成了一系列的CBD类似物,这些类似物具有不同的药理活性,可以作用于不同的疾病,被视为21世纪医学上的重大发现。研究指出,CBD 能够舒缓抽搐、减少发炎、焦虑及恶心等症状,也能抑制癌症生长;CBD也有保护神经的作用,能够舒缓肌张力不全症状 ,在治疗精神分裂症上与一般抗精神病药物一样有效。

CBD极具潜力可解决的疾病包括:癌症、糖尿病、红斑狼疮、运动障碍、尼古丁上瘾、帕金森、慢性疼痛和神经性疼痛、强迫症、骨质疏松症、各种小儿疾病。

CBD的医疗应用

止痛抗炎:CBD通过对环氧合酶和脂氧合酶的双重抑制来发挥止痛和抗炎作用,且效果强于人们所熟知和广泛运用的阿司匹林。

抗癫痫:人类大脑中的GABA 神经递质有镇静效果,抑制大脑中枢的兴奋性。CBD可以帮助控制GABA神经递质的消耗量,抑制大脑兴奋,降低癫痫发作,还可以帮助提高其他抗癫痫药物的疗效。

正如夏洛特故事让我们了解到的,CBD治疗癫痫有很好的效果。CBD通过调节GABA神经递质,降低癫痫发作次数。当 GABA 的水平降得太低时,可能造成癫痫发作。CBD是GABA 摄取抑制剂,意味着它可以让大脑中留有足够的GABA 。

另有研究发现,CBD可以帮助提高其他常用抗癫痫药物的疗效以及起到神经保护作用。另外,CBD有助于保持脑细胞健康和减轻细胞损伤。

2015年,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癫痫综合诊疗中心组织了313例重度癫痫患者通过使用CBD液体制剂进行治疗。治疗12周后的数据显示,27%的患者发病次数减少了50%,9%的患者无发作。同时,CBD的耐受性较好,仅4%的患者因副作用而停药。注:耐受性指机体对药物反应的一种适应性状态和结果。

精神分裂症和精神病

长期以来,在大麻医学中关于精神分裂症和精神病的话题一直饱受争论。2015年发表的关于精神分裂症研究的文章指出:CBD降低THC的精神致幻作用的能力可能帮助到精神分裂症患者。

THC主要作用于大脑区域如海马区和前额叶皮层,这些区域也是影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大脑区域。CBD在这些确切的区域与THC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从而许多研究者表示CBD可作为抗精神病药物。

2012年,德国研究人员在《Translational Psychiatry》期刊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研究人员对42例精神分裂症患者分别给药氨磺必利和CBD,这两种治疗方法都是有效的,但在药物选择上,CBD的副作用较少。

与传统药物相结合,CBD作为补充治疗精神分裂症的早期试验已获得成功,CBD的抗炎效果也增加其抗精神病作用,因为精神病与大脑中炎症也有关。

 抑郁和焦虑

CBD具有抗焦虑和抗炎作用,对使用者可以起到安抚作用。国外一些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往往会用CBD来克服焦虑和压力。

抗焦虑:内源性大麻素是帮助抑郁症病人降低焦虑情绪的一种重要物质,存在于人体内。CBD能够帮助内源性大麻素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让病人身体感觉良好、愉悦,又不会像THC一样成瘾。

CBD与内源性大麻素的关系可能帮助我们解决焦虑问题,当病人体内有足够的内源性大麻素,则病人感到不那么焦虑了。因为CBD抑制内源性大麻素被分解,这样你就可以随时享受放松的感觉,有效地对付抑郁和焦虑,一整天都神采飞扬。可以说,CBD可以更广泛有效地管理心理健康状况。

痤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发现CBD或可用于治疗痤疮,该结论也曾发表在《临床调查杂志》上,研究人员发现CBD能够抑制脂质合成,可作为高效抗炎剂,控制青春痘的爆发。

糖尿病在使用CBD预防非肥胖糖尿病小鼠糖尿病发生的实验中发现:尽管CBD不能够直接影响血糖水平,但是可以阻止脾细胞产生白细胞介素-12(IL-12),预防这种细胞因子很重要,因为它在许多自身免疫性疾病中起着巨大的作用。白细胞介素-12(IL-12)是具有广泛生物学活性的细胞因子,主要由激活的炎性细胞产生。

疼痛201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CBD在治疗纤维肌痛方面具有非常大的潜力,可用于未来治疗方案中。56名参与者中有一半使用了CBD, 而另一半则使用传统药物来治疗。CBD组疼痛症状大大减少, 而那些使用传统药物的病人病情并没有很大的改善。

尼古丁上瘾在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实验研究中,研究人员随机抽出24名吸烟者使用CBD喷雾,对照组使用安慰剂喷雾。实验要求参与者在每次有吸烟冲动的时候使用喷雾剂。一周后,那些使用安慰剂喷雾的参与者吸烟量没有什么变化,而使用CBD喷雾的参与者吸烟量下降了近40%。

CBD自身是一种强大的药物,而当与其他大麻素相结合时,效果可能更佳。

GW 制药公司研发的的多发性硬化症(MS)药物Sativex就是均衡用到了CBD和THC,两种大麻素放在一起比CBD自己能够更好地管理MS症状。

2015年,美国GW制药公司使用CBD开发制成一种静脉注射剂,该药剂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予的罕见病药物资格(又称作孤儿药资格,Orphan Drug Designation),用于治疗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NHIE)。注:罕见病是指每2000人中仅有1人会得且无法医治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