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故事

飛行員告別: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本站原創種植】王蘭蘭《從零單種》,簡單樸素的文字,生動地帶您快速全面了解上帝的禮物——大麻 【本站原創影評】laplod《大麻的美國往事》,帶領各位回憶被歷史塵封的「大麻」往事,還原上帝植物帶給人類的美好——音樂、靈修、醫療...
【本站原創小說】laplod《落葉》,「你美劇看多了?《絕命毒師》啊?就一個上了歲數的女環衛工,至於讓特警隊來嗎?」
👍點贊,給作者動力筆耕不輟! ❤️請收藏並轉發! 📒留言,和作者互動!

當你們看到這條消息時,說明我已經離開超過21天了。如果和預料的一樣,我還會在接下來很長的時間裡回不來。所發生的一切,大部分在意料之中,也有些是意料之外。世事無常本就是人間常態吧。

回首往事,真的是應了那句話:無數人背負自由之名行苟且之事,無數人拚死掩蓋罪惡卻終究敗露,無數人目睹屍山血海仍蠢蠢欲動。飛行員這個特殊的群體,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我們是深灰色。這些年能堅持下來的事不多,在這個灰色的圈子裡,我算得上是堅持零差評了吧。哈哈哈,請原諒我總忍不住藉機自誇,不服隨便。

一直以來網路交易的隱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國內最近幾年快遞大規模發展,低成本導致的無法有效查驗。但這個問題遲早會被重視。如果我沒猜錯,只要有一定數量確切的買賣信息作為樣本,從千千萬萬個快遞單號中,利用大數據,排查出這些偶然所牽扯到的必然並不難。比特幣同理,各國政府的污點分析軟體,也都在致力於,將收黑錢的比特幣地址,和身份證標記的法幣賬戶一一對應起來。這些技術的革新,必然會帶走一大波疏於防範的人。不久前跟朋友閑聊過,如何利用大數據,在獲得快遞後台數據查看許可權的前提下,將廣林渣渣群一網打盡。經過分析,方案其實是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間。你們真應該慶幸我不是賞金獵人。如果我能做到,一定還會有其他人同樣可以做到。

我們置於這個二進位的空間里,隱私傳輸於伺服器之間,這些痕迹即使封塵也還是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被人工智慧打敗,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入這行的,各有各的故事,能全身而退固然是好,但大多數人的結局,都和開局一樣無奈。雖說入行無非圖財,但至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人更可愛些吧。那些自詡正義使者的人,看到這或許要笑了,對,你們大多數人眼中只有所謂的法,沒錯,就是所謂的而已。

我很能理解,大家站在對立面,遊戲規則本身就是這樣。但這個社會更底層的規則是,人都要吃飯。都有妻兒老小,責任使然,工作使然,各司其職罷了。聽過那個故事嗎?一個屠夫每天殺豬,死後去了天堂,而那個每天叫他起床殺豬的農民卻入了地獄。

話說回來,我們生在這片土地上,玩草就是違法,這毋庸置疑。而法不外乎人情,這些年來,我見到太多因為病症而必須買草的人,最典型的癌症,能用上靶向葯副作用小一些,可那需要高價續命,面對冰冷的現實,無奈的醫療制度下,他們只是想要在有限能力內,緩解自己的痛苦,甚至有的只是想給親人臨死前一點安逸。還有躁鬱症,ADD…我並非要證明這行多高尚,只是想說草其他東西不一樣,能不能不要動不動把草歸結為邪惡?

想到一個朋友,當年他老婆妊娠反應強烈,吃不下睡不著。是草讓她吃好睡好養胎十月。孩子出生後,第一時間給我看了嬰兒檢查報告,不但健康,而且很多檢查項目結果優秀,那一刻,親身經歷生命奇蹟般的觸動,你真的不會認為這個東西是帶著邪惡的。

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凡事要有度,做人要有底線,這是通理。曾經在暗網上見到過一個歐洲的醫生的網站,專門教人如何正確吸毒,他的理念是,如果我不能阻止更多人,那我就教會他們如何用正確的方式,把傷害降到最低。拋開對立的立場,希望我們能讓更多人,去真正的了解草,了解這個群體,了解飛行員的文化,這樣才能帶著公正和善意去面對各自的職責。這個高知群體的自律和覺悟,帶給世界更多的應該是溫暖。能不能不要動不動把飛行員妖魔化?

縱觀歷史,一百多年前德國拜耳,批量生產Heroin賣給全世界,其利潤占當年全球藥品銷售的5%。該葯以不會上癮的嗎啡之名上市,為了營銷免費發放給世界各地的醫生。當年其藥用範圍之廣,從小兒咳嗽到用於精神病人「驅散靈魂的痛苦」,甚至以治療嗎啡成癮為名而宣傳。在現在看來多麼可笑甚至可悲的,而美國在其銷售了二十多年後,參眾兩議院才通過法案禁止其進口。英國作為首先發明的國家,五十多年後才將其從《英國藥典》中刪除。日本為何如此嚴格?當年數以百萬級的殺人機器,癮君子,就是他們在世界大戰中製造的。戰爭結束後這些人回國,如果沒有紀律嚴明的黑社會組織,後果可想而知。美軍在越戰中就更不用說了,那些殺人機器變成癮君子,和當年的神風敢死隊的出現都是如出一轍。所謂的百年大計,不過是在給前人還債罷了。而能夠導致這一切的推手,現在反而是一副救世主的模樣。

人類近五百年進步的歷史,和那些讓人成癮的東西糾纏不清,包括咖啡,酒精,茶葉,香煙。近年來大麻合法化的進程,面對不同的國情,孰是孰非,一兩句話說不清,也懶得辯駁。以萬物為鄒狗的不是天地,是那些自詡站在天上俯瞰人間的惡魔。依法治國沒錯,作為執法者,為升官發財建功立業這也是情理之中,如果以此為動機抓飛行員,我敬你是個有人性實幹的人。但千萬別覺得自己抓飛行員多麼正義,如果你非要這麼認為,我只能說,你懂個雞巴。

說得夠多了,越寫越生氣。每個人都有各自價值觀和信念,噢不,這麼說不夠嚴謹,那些騙子和出售硬葯的人,腦子裡只有母狗和大骨頭的傢伙,談不上信念。蒼天饒過誰,我們都在等待命運的審判。我並不打算開脫什麼,更不想改變誰的想法,做人做事,無愧於心就好。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作所為負責,許多事做了就沒有機會回頭,靈魂的烙印是永生永世的。生而為人,請務必善良。

時至今日,即使是和我站在對立面的人,我依然能心平氣和的理解你們。至於成王敗寇,各憑本事吧。前者叫胸懷,後者是手段。彼時,我在浩瀚的星河裡,或許我還會回來,就像當年范蠡三徒一樣的歸來。或許我再也回不來了。如果有機會,我真想完成那本答應你們的「草圈故事」。

不要太想我,如果想我了,就問你身邊的人,那個江湖中著名的有獎問答傳說,「世界上男人分幾種?」哈哈哈哈哈哈,知道正確答案的人,都是這個時代的見證者。

願好運常伴,我的朋友們

原創文章,作者:Yukii,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dama420.org/story/farewel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