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

飞行员告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本站原创连载中2020年7月31日】王兰兰《从零单种》,简单朴素的文字,生动地带您快速全面了解上帝的礼物——大麻
👍点赞,给作者动力笔耕不辍! ❤️日更,请收藏并转发! 📒留言,和作者互动!

当你们看到这条消息时,说明我已经离开超过21天了。如果和预料的一样,我还会在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里回不来。所发生的一切,大部分在意料之中,也有些是意料之外。世事无常本就是人间常态吧。

回首往事,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无数人背负自由之名行苟且之事,无数人拼死掩盖罪恶却终究败露,无数人目睹尸山血海仍蠢蠢欲动。飞行员这个特殊的群体,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我们是深灰色。这些年能坚持下来的事不多,在这个灰色的圈子里,我算得上是坚持零差评了吧。哈哈哈,请原谅我总忍不住借机自夸,不服随便。

一直以来网络交易的隐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最近几年快递大规模发展,低成本导致的无法有效查验。但这个问题迟早会被重视。如果我没猜错,只要有一定数量确切的买卖信息作为样本,从千千万万个快递单号中,利用大数据,排查出这些偶然所牵扯到的必然并不难。比特币同理,各国政府的污点分析软件,也都在致力于,将收黑钱的比特币地址,和身份证标记的法币账户一一对应起来。这些技术的革新,必然会带走一大波疏于防范的人。不久前跟朋友闲聊过,如何利用大数据,在获得快递后台数据查看权限的前提下,将广林渣渣群一网打尽。经过分析,方案其实是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间。你们真应该庆幸我不是赏金猎人。如果我能做到,一定还会有其他人同样可以做到。

我们置于这个二进制的空间里,隐私传输于服务器之间,这些痕迹即使封尘也还是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被人工智能打败,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入这行的,各有各的故事,能全身而退固然是好,但大多数人的结局,都和开局一样无奈。虽说入行无非图财,但至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人更可爱些吧。那些自诩正义使者的人,看到这或许要笑了,对,你们大多数人眼中只有所谓的法,没错,就是所谓的而已。

我很能理解,大家站在对立面,游戏规则本身就是这样。但这个社会更底层的规则是,人都要吃饭。都有妻儿老小,责任使然,工作使然,各司其职罢了。听过那个故事吗?一个屠夫每天杀猪,死后去了天堂,而那个每天叫他起床杀猪的农民却入了地狱。

话说回来,我们生在这片土地上,玩草就是违法,这毋庸置疑。而法不外乎人情,这些年来,我见到太多因为病症而必须买草的人,最典型的癌症,能用上靶向药副作用小一些,可那需要高价续命,面对冰冷的现实,无奈的医疗制度下,他们只是想要在有限能力内,缓解自己的痛苦,甚至有的只是想给亲人临死前一点安逸。还有躁郁症,ADD…我并非要证明这行多高尚,只是想说草其他东西不一样,能不能不要动不动把草归结为邪恶?

想到一个朋友,当年他老婆妊娠反应强烈,吃不下睡不着。是草让她吃好睡好养胎十月。孩子出生后,第一时间给我看了婴儿检查报告,不但健康,而且很多检查项目结果优秀,那一刻,亲身经历生命奇迹般的触动,你真的不会认为这个东西是带着邪恶的。

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凡事要有度,做人要有底线,这是通理。曾经在暗网上见到过一个欧洲的医生的网站,专门教人如何正确吸毒,他的理念是,如果我不能阻止更多人,那我就教会他们如何用正确的方式,把伤害降到最低。抛开对立的立场,希望我们能让更多人,去真正的了解草,了解这个群体,了解飞行员的文化,这样才能带着公正和善意去面对各自的职责。这个高知群体的自律和觉悟,带给世界更多的应该是温暖。能不能不要动不动把飞行员妖魔化?

纵观历史,一百多年前德国拜耳,批量生产Heroin卖给全世界,其利润占当年全球药品销售的5%。该药以不会上瘾的吗啡之名上市,为了营销免费发放给世界各地的医生。当年其药用范围之广,从小儿咳嗽到用于精神病人“驱散灵魂的痛苦”,甚至以治疗吗啡成瘾为名而宣传。在现在看来多么可笑甚至可悲的,而美国在其销售了二十多年后,参众两议院才通过法案禁止其进口。英国作为首先发明的国家,五十多年后才将其从《英国药典》中删除。日本为何如此严格?当年数以百万级的杀人机器,瘾君子,就是他们在世界大战中制造的。战争结束后这些人回国,如果没有纪律严明的黑社会组织,后果可想而知。美军在越战中就更不用说了,那些杀人机器变成瘾君子,和当年的神风敢死队的出现都是如出一辙。所谓的百年大计,不过是在给前人还债罢了。而能够导致这一切的推手,现在反而是一副救世主的模样。

人类近五百年进步的历史,和那些让人成瘾的东西纠缠不清,包括咖啡,酒精,茶叶,香烟。近年来大麻合法化的进程,面对不同的国情,孰是孰非,一两句话说不清,也懒得辩驳。以万物为邹狗的不是天地,是那些自诩站在天上俯瞰人间的恶魔。依法治国没错,作为执法者,为升官发财建功立业这也是情理之中,如果以此为动机抓飞行员,我敬你是个有人性实干的人。但千万别觉得自己抓飞行员多么正义,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我只能说,你懂个鸡巴。

说得够多了,越写越生气。每个人都有各自价值观和信念,噢不,这么说不够严谨,那些骗子和出售硬药的人,脑子里只有母狗和大骨头的家伙,谈不上信念。苍天饶过谁,我们都在等待命运的审判。我并不打算开脱什么,更不想改变谁的想法,做人做事,无愧于心就好。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作所为负责,许多事做了就没有机会回头,灵魂的烙印是永生永世的。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

时至今日,即使是和我站在对立面的人,我依然能心平气和的理解你们。至于成王败寇,各凭本事吧。前者叫胸怀,后者是手段。彼时,我在浩瀚的星河里,或许我还会回来,就像当年范蠡三徒一样的归来。或许我再也回不来了。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完成那本答应你们的“草圈故事”。

不要太想我,如果想我了,就问你身边的人,那个江湖中著名的有奖问答传说,“世界上男人分几种?”哈哈哈哈哈哈,知道正确答案的人,都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

愿好运常伴,我的朋友们

原创文章,作者:Yukii,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ama420.org/story/farewel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