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

说说我在国内被尿检阳性,然后脱险消档案的神奇经历吧。

【本站原创连载中2020年7月9日】王兰兰《从零单种》,简单朴素的文字,生动地带您快速全面了解上帝的礼物——大麻
👍点赞,给作者动力笔耕不辍! ❤️日更,请收藏并转发! 📒留言,和作者互动!

作者早在2019年8月就已经投稿此文。前段时间站长比较忙,对网站疏于管理,几近于荒废状态。实在感觉有些对不住作者了。

从现在起立个Flag,网站日更。希望众飞行员不吝惜鼠标,看完后记得点个赞。有希望分享自己经历的也欢迎踊跃投稿。另外站长正在寻觅志愿者共同完善大妈知识库,请有意向的飞行员论坛里报个名啊。

——————- 正文开始 ——————–

首先这里注明一下,我当时进到局子里的原因和weed本身没有半点关系,是因为其他的一件事,误打误撞在局子里被要求尿检,而本人刚好处于take完毕没有超过1天的状态,所以才被抓到。先介绍一下大体经历:

本人也应该算是老飞行员之一了。2005年开始留洋美国,07年在白人室友的带领下成为了飞行员,一晃就13年,不可思议。

今年年初,被美国公司派回中国,北方城市。经历了短暂的断粮期后(好处是tolerance被下降到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终于找到了一个东北的DL(此文章不会透露关于ta的任何信息和联系方式,避免广告嫌疑,加之ta本人因个人原因已经停业,所以也不要私下问我联系方式,没有用了),此DL可能是我在有限的网络资源里能找到的唯一legit的一个卖家。

加ta之后,发现ta不卖叶子,只卖THC的edibles(巧克力或者gum),牌子也基本都是加州的几个老牌子。

edible在我以前是根本不会碰的,主要是我感觉力度不够,而且更加消耗tolerance(个人体质关系)。但是由于身在国内,要求不能太高,有草吃草,没草吃糖,只要里面的THC是legit的,只要牌子是听到过的,照单全收。第一次顺丰发货,很快就到了,填的是假名字,号码是一个身在国外的朋友的国内号码,提货地址是一家青年旅舍的公共蜂巢快递柜。

然后前后一共买过4次,一次三块bar,一个bar差不多12小份,每份thc注明10mg(其实你懂的,根本没有那么多)。很快就吃完。

然后事情发生了转变,朋友因为酒驾(真的是我的一个朋友,而不是“我的一个朋友其实是本人”)被羁押在派出所,然后我去保人(严格来说,并不是保人,因为还在走笔录,我只是去看望一下能不能帮上忙)。结果,撞上了扫黑除恶的一个奇葩时段,当地的社区派出所要求除了提供法律援助的法律代表之外(由检察院指派),进去的人都要登记。我当时登记完毕,进了笔录间外面的房间(里面是进不去的,除非是民警或者派出所的夜间临时工),被当场要求尿检。

我当时就懵了,向当时的民警质问了这个步骤的必要性以及合法性。但是,中国你懂的,人永远凌驾程序之上,加上又是特殊时期,我直接被阳了。然后,关在了我朋友斜对面的cell里。当时我朋友的反应也是懵的。

大致进去的过程就是这样,拍照,留地址,交手机,告知手机密码(还好我用的是telegram联系的D,纪录每次删的也干净,走的是BTC),在vx等主流国内软件基本不会和身边的人交流weed),剪掉衣服上的绳线,解鞋带,进cell。

当时已经晚上了,在里面被问话,由于我有很多出入境纪录,加上vx里有很多海外朋友,所以我将来源描述成了:几天前国外朋友在夜店里传递给我的巧克力,我没有问来源,以为就是普通巧克力,误食,现在国外的朋友已经回美国了,我可以提供给你他的联系方式(当时我笃定警察如果没有在我手机里找到任何DL的交易证据和联系方式,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weed的案去联系海外,并且也没有任何意义,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问话完毕之后,警察下班,一夜无眠,当时的判断就是:不管如何,联系国内朋友和家人。我家人隐约知道我是一个stoner,他们明面上暗示性的警告我很多次,但是好在我虽然是一个weed使用者,但是在过往的生活中一直非常“正常”,不谦虚的说在平时算是一个努力谦和的人。承担很多的责任,毕业之后也自食其力算是工作上有所建树,weed是一个我的卸压出口,我和weed之间一直保持着一种和谐并且节制的关系,但是,我不能离开他。所以从广义和法律约束上来说,这是不和谐的。

第二天一早,让民警联系到了父母,中午的时候,民警通知我,我的家人来了。我。。可以。。。走了。

能走的第一个条件是:我父母签了保证书,在最后判决(是最少的500罚款还是要行政拘留待定,因为局里涉毒案太多,weed这种级别的说实话也算是最low的)
第二个条件就是,在我的身上并没有发现weed,并且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在本城市,或者境内有DL的联络信息。所以他们只能买我的说辞,我在做笔录的时候也明确表明,该说的我都说了,国内没有米兰达沉默条约,但是有不能自证有罪的审讯约束,如果你们想知道的更多,我想希望法律援助的介入来解决问题。民警看我估计不好忽悠,白脸红脸黑脸这一套我不吃,所以想想就放弃了,这种小case还法律援助。。。。

然后我就走了。全程家人给我的支持我到现在都很感激。没有责怪,因为其实他们心里知道我接触这个东西,是在他们不在身边,一个人孤身飘在外面的社会,从无依无靠到自己有一个小事业,自给自足,知道其中的偶然和必然以及无奈和无知,所以完全没有批评,而是安慰,说既然发生了,尽量想办法,一定要解决(注:本人持有绿卡,但是依然是中国公民,所以你知道的,档案!档案!三年动态监管!)

等待判罚的时间(因为家人运作的原因,你懂得)从3天被拉长到了两周。然后有一天一人在家,派出所打来电话让我过去。我立即联系家人,家人说过去了之后不要问太多,配合就好。

当时已经彻底的clean,在等待期间一直喝水和有氧,然后到了所里,民警说,上车,我们走。我说,去哪?

“司法鉴定中心”

“去干嘛?”

“发检”

我当时懵了一下,我说,我尿检都阳了,发检的意义何在。

得到的答复是

“上次你说你吃的是服用性大麻,有可能是假阳,我们做一个发检,确认一下,如果结果ok,这个案子我们就撤掉,你就没事了,如果不ok,再等判罚“

这。。。

但是当时隐约觉得,这是什么操作?还有这种操作?可是想到家人说的 “配合人家,不要多问”,就觉得这个事没有那么简单。

法检直接给我头上推了很大一片,因为我头发很短,所以为了保证发量,直接成片推,然后48小时等报告。

当时想问家人,到底什么情况,但是忍住没有多问

然后2日之后,收到所里电话

法检结果表示,体内没有检查到任何

thc。。。。。。。。。。。。。。。。。。。。。。。

原因大家可能也明白,我就不说透了,我事后有从侧面问过家人这次的代价和途径,但是他们没有明说,我也没有追问。

这次我和被监控和上名单擦肩而过。

这就是我的经历。

如果大家看到了这里,不妨帮我解惑两个问题:

1.国内还有靠谱的DL吗,edible也行,甚至edible优先,因为邮寄安全
2.telegram上的lemon420是靠谱的dl还是骗子?

感谢阅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科百麻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ama420.org/story/how-i-pass-urine-te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4条)

  • WHISTONE 2020-02-16 17:06

    感觉这个点在国内还是不要碰了,代价不是一般的大

  • Yuki酱 2020-04-04 02:30

    Mark一下回国备用

  • xxx 2020-04-29 11:57

    真羡慕在合法地方的飞行员

  • ChillAF 2020-05-04 06:07

    Bro,想問一下找到了靠譜DL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