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本站原创种植】王兰兰《从零单种》,简单朴素的文字,生动地带您快速全面了解上帝的礼物——大麻 【本站原创影评】laplod《大麻的美国往事》,带领各位回忆被历史尘封的“大麻”往事,还原上帝植物带给人类的美好——音乐、灵修、医疗...
【本站原创小说】laplod《落叶》,“你美剧看多了?《绝命毒师》啊?就一个上了岁数的女环卫工,至于让特警队来吗?”
👍点赞,给作者动力笔耕不辍! ❤️请收藏并转发! 📒留言,和作者互动!

曙光

如果说20世纪前叶是爵士的时代,中叶是雷鬼的时代,那20世纪末期以及21世纪就毫无疑问是嘻哈的时代。

1980年的纽约上城区Bronx,有一种音乐形式在艺术界瞬间爆红,风靡大街小巷,它叫嘻哈。饶舌歌手诉说着被里根政策以及大量快克蹂躏的城市。像Grandmaster Flash的《White line》录像带,以及Brand Nubian和Public Enemy乐队的录像带,并不是在美化可卡因,他们是在说实话:用了你就会没命。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描写可卡因的歌曲

在毒品战争中,嘻哈比政府更有魄力,因为一向支持大麻的底层人民对于同样归类于管制药品的其他毒品的敌意显然更加真实,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大麻的无害性。相对于到社区里扰民并且栽赃毒品的政府而言,用歌曲表达自己想法的嘻哈歌手甚至在毒品战争中做出了更大贡献。黑人作为嘻哈歌手的主要人群,第一次在历史舞台上扮演了政府眼中的正面角色,他们不是毒品战争的被讨伐者,他们是毒品战争中的志愿军。在早些年的时候,人们吸食PCP、海洛因、兴奋剂、镇定剂和各种毒品,Snoop Dogg正是一名可卡因毒贩,他见过许多人,有些是他的客户,有些人不是,对这些东西上瘾最后死的非常惨。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狗爷的自述

狗爷在那时想做些真正酷的事情,在那会儿,几乎所有和大麻扯上关系的音乐人在狗爷眼里都是非常酷的,这不仅在于他们的行为,更在于他们的音乐。狗爷原话:“these motherfuckers are fly as shit.”当时的联邦探员总是潜伏在说唱歌手周围,想找到些线索,而就像爵士音乐人唱的他们最爱的毒贩伟大梅兹,嘻哈歌手也用说唱歌颂着他们这个世代的大麻传奇——哈林区的布兰森。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大量描写布兰森的歌曲

那时的布兰森在哈林区的名气就如同道格拉斯大道一样。在那时只要你听嘻哈并且抽大麻,那你一定听过布兰森的名字,他的名字出现在许多嘻哈歌曲中,Red Man、Method Man、Wu-Tang,他们的歌中都有提到要去找布兰森。布兰森本人说他从未让人们把他的名字写进歌里,但是一转眼发现有tm七十首歌提到他,在劣质大麻横行的年代,布兰森以优质的大麻而闻名。(插一句,有时候真羡慕这种传奇人物还能活着接受采访,放在大陆早就毙了。)布兰森的字典里从没有“大麻非法”几个字,他有一间地点固定的药房,为社区提供从大麻到麻脂以及卷好了的大麻棒的各种产品,当然,品质极佳。

与此同时,在大陆的另一边,一种新嘻哈音乐在西海岸正在让数百万人开始使用大麻。在西海岸有很多想成为像Run DMC乐团那样的人,人们每天都会发现有新的嘻哈歌手出现并成为巨星,这很难让人不想加入其中。

对于当时的大麻贩子来说,由于毒品战争,他们多了一个敌人——除了血帮或者瘸帮以外的敌人,政府。当杰克海勒推出的《国王的新衣》,让人们大开眼界,他讲述了大麻的起源以及从爵士乐开始的一系列发展流程,人们明白了政府对于国人隐瞒的一些事情,明白了大麻的功用,这使得更多的飞行员明白了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大麻吸食者,同时也是社会的一份子,于是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大麻合法化的运动中。(不得不承认这本书对于本文也起到了很大帮助。)

狗爷第一次接触大麻是在1977年,他的叔叔递给了他一根哥伦比亚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Dr.Dre的专辑《Chronic》正是Snoop Dogg命名的,那时候慢性大麻(Chronic)是最火的大麻,他说如果你用这个命名你的专辑,你的专辑也会一炮而红。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老照片,照片里的各位早已经大红大紫

Chronic的面世让新世代重新认识大麻,大麻的粉丝瞬间暴增。“你把一千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放在一个房间里,让空气中弥漫大麻,他们就会做各种有趣的事而互不打扰;但是如果你把四个关系不怎么样人放在一间屋子里,再放一瓶酒,有人可能就会死,大麻就是这么一种温顺的植物。”狗爷如是说。

大麻的美国往事(六)

在大麻合法化运动一片欣欣向荣的背景下,大麻依然是非法的,在路易斯安那州,一名男子因持有相当于两根量的大麻而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他因为有前科而被处以重刑,与此同时他的孩子们还在上学。在当地法院,除了检查官,剩下所有人,甚至包括法官,都不想他被判如此之长的刑期,而这种观念上的改变正是飞行员们持之以恒的大麻合法化运动的结果。一件非法的事从非法到合法,最开始的是找到它合法的理由,之后是宣传并且让像自己一样的先锋人士加入其中,再之后是用证据和宣传手段(在大麻这件事上是音乐)改变主流社会对于这件事的认知,最后的一步,就是合法。现在只差临门一脚。

欢迎关注下一期:大麻的美国往事(五)绿色与希望的未来

原创文章,作者:laplod,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ama420.org/story/once-upon-a-time-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ZDY 2020-08-12 19:19

    你把一千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放在一个房间里,让空气中弥漫大麻,他们就会做各种有趣的事而互不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