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本站原创种植】王兰兰《从零单种》,简单朴素的文字,生动地带您快速全面了解上帝的礼物——大麻 【本站原创影评】laplod《大麻的美国往事》,带领各位回忆被历史尘封的“大麻”往事,还原上帝植物带给人类的美好——音乐、灵修、医疗...
【本站原创小说】laplod《落叶》,“你美剧看多了?《绝命毒师》啊?就一个上了岁数的女环卫工,至于让特警队来吗?”
👍点赞,给作者动力笔耕不辍! ❤️请收藏并转发! 📒留言,和作者互动!

大麻可以用来吃也可以用来喝,我还听说过提纯稀释以后能静脉注射,大麻油这么黏不会堵血管吗?我认为大多数人的吸食方法还是当烟抽,今天我就和各位讲讲我用过的那些烟枪。

大麻可以用来吃也可以用来喝,我还听说过提纯稀释以后能静脉注射,大麻油这么黏不会堵血管吗?我认为大多数人的吸食方法还是当烟抽,今天我就和各位讲讲我用过的那些烟枪。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我想最简便的就是中性笔管了。把中性笔掏空,两头扣开,一头套一截半挖空的火腿肠,从火腿肠的侧面插入。这就是最简单的烟枪了,我们这里叫做旱锅子。把这个旱锅子斜插到饮料瓶的底部,然后加上水,就变成了我们口中最简单的水锅子了。每次抽的时候放一点,然后打火机一点一口吸完。这么抽大麻非常辣肺,嘴巴也很苦,不过好歹制作简便,随用随扔,不留隐患。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然后就是这种,标准的水烟壶。烟锅可大可小,中间的水壶还能加各种饮料来丰富口味。这种抽法我认为还是比较精致的,比粗野的中性笔文明很多,也是我个人比较偏好的方法。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我们这里有一种莫合烟,叫做块克,就是标准漠河烟里面那些绿色的叶子,单抽起来就是辣子,辣的鼻涕眼泪流出来那种。上燃料之前,先在锅子里放一点块克,压成平平的一层,然后再上燃料,抽完以后只需要把黑灰磕出去就行了,不需要动最底下那层块克,块克能走好几锅子都不变样。这种抽法能消除飞行之后的饥饿感和困倦感,让肺部和食道一点压迫感都没有,感觉非常干净轻松。块克配水烟壶是我大学认为最精致的抽法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我曾经在出国的时候接触过土耳其人的烟锅子,这种烟壶经常能在各种酒吧见到。烟锅子大,水壶也大,适合几个人一起抽。抽的时候一个人点烟锅里的燃料,另外几个人猛吸,还会加点一些玫瑰花月桂什么的调味,然后几个人一起吐出来,确实看着挺壮观的。不过细想一下还是挺恶心的,这不相当于几个人嘴巴贴嘴巴的互相喘气吗,呃~。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我见过最牛逼,最凶狠的锅子在新疆喀什。我当见到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朋友给我指了指一棵胡杨树,说那就是烟锅子。我白了他一眼。新疆有很多胡杨树,秋天看着还挺美的,这种树活得久又特别结实,有种说法“种下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这种树还会假死。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朋友当时也没多解释,走到树跟前,从露出地面的老根里把土掏干净,给我指了指说“这就是烟锅子,等会我给你点。”。我走近后发现,这明显是个人为凿出来的大洞,就在浮出地面的老树根上面,树已经枯死了,树干的中间已经有空洞了,那个洞大概有一个脸盆那么宽,直通地底,朋友说“你等会把头对到这个洞这吸气就行了”。他在那个空洞那上架起一把火,等火烧旺了以后,从包里里拿出一大块燃料,我感觉有500g了,他很利索的用树枝挑开火,把那一大块全部放到那个洞里,又把火盖上。然后给了我一个眼色,我还纳闷的时候,树洞里的烟就冒出来了,那个树洞很大,他说“你还等啥呢,快把头放进去。”于是,我凑到树洞跟前张开嘴吸了一大口,当时感觉这么大个洞,我怎么吸啊,就张开嘴用劲吸了一大口。

入嘴以后我就感觉不对了,太浓,充斥着木头的香甜和燃料的辛辣,但我气喘的太大口了,已经刹不住车了。后面的事我完全没印象了,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朋友说那天我坚持又喘了两大口,他喘了五大口,他把火灭了以后我们就走回来了,我给一个同学打了好久电话,然后一直睡到现在。那件事前后好长一段时间我的记忆都是很模糊的,树洞的原理我一直没想明白。我常常怀疑那是一段梦,在那浓烟白雾的梦里,胡杨树变成了我,扑灭身上的烈火,从沙漠里走了出来。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这种玻璃烟壶我曾经在俄罗斯试过,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我不喜欢这种旱锅子,但俄语不太好,说不清,又架不住别人一直劝。结果出乎意料,一点都不辣或者呛人。俄罗斯的朋友给我解释了以后我才知道,原来大麻收割以后把树叶和枝干剃干净,再放一会醇化,口感就会变的很好。话说当时那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大哥非常有耐心,仔细地给我解释了很久。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这种水烟壶我经常在国外的电影上看到,貌似美国人都是这种吸法。大口径,大水壶非常符合美国人简单极端的性格,我曾经还在youtube看见给这壶上接个管子直接通到防毒面罩里面,人戴上防毒面罩吸,真是疯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这种烟壶是最有科技感的,高端大气上档次那种。整个过程不点燃任何东西,所以没有焦糊味。用火焰喷枪加热烟锅子,然后把纯大麻油放到里面慢慢拌,大麻油气化以后被吸入。大麻油里可以掺一点玫瑰精油,水壶里面泡几片薄荷叶子,口感非常非常好,感觉像喝了一大口冰的玫瑰露水一样。当然也可以什么都不加,口感纯粹很多。我曾经在一个富二代朋友家里试过这个,他当时拿出来的时候我就有些惊,后面他还用的是涡流管去加热烟锅子,真的太高科技了。这种方法最能享受大麻的原味,非常看重燃料品种的优劣。虽然原理和电子烟相似,但口感和感觉直上九霄。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我还听朋友说过有一种叫做肺部注射的抽法。是用两个大的饮料瓶子做的,分别切半截,大的半截装水,小的半截掏洞加个中性笔火腿肠,然后把小的半截插到大的里,盖子盖上,给火腿肠点火,然后把小的半截往上抽,燃料就会全部被抽到小的半截里。接着把盖子和中性笔拿掉,用手指堵着中性笔的洞,使劲出口气,嘴巴包着瓶口,一下把小的半截再推到水里,所有的烟气会瞬间全部注入肺部,所以叫肺部注射。我那个朋友还说“小板K一个就死,老板K最多三个就死得透透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亲爱的读者,你还知道什么吸法?欢迎在评论区分享。

最后,祝各位飞行员和农夫安全愉快。

那些年,我们一起用过的烟枪

原创文章,作者:王兰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ama420.org/story/bondwelov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